杀毒之父迈克菲陨落,悉数这位加密推进者的传奇一生动态

/ 发布时间 / 2021-07-02
时间回到2019年,依据当时法新社的报道,时年74随的迈克菲身着短袖短裤、头戴墨镜,在我们的白色邮轮上宣布:自己要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最近的目的是取得自由党候选人的资格...

一个失意者的逆袭

小时候,迈克菲常常遭到酒鬼爸爸的家暴,然而即便把儿子当成了出气筒,迈克菲的爸爸依旧不可以得到足够的发泄,在迈克菲 15 岁那年,暴力的爸爸还是顶不住各种重压,饮弹自杀了。

失意者的悲剧总是来源于于家庭的不幸,迈克菲也不例外。爸爸的死给他导致了很大的心理阴影,迈克菲最后也成为了和爸爸一样的"流氓",酗酒,嗑药充斥着他的青春。

但迈克菲在学习日常却非常努力,勤工俭学,靠着营销推广杂志,他成功保持住了生活并支付大学学费。但在他读博士期间,除去念书以外,也沉迷研究<生理学>,有一次他和女同学研究异成人两性生理结构的时候,被学校发现,最后被开除去。

自此,迈克菲正式开启自己打拼的传奇的道路。他曾去过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当技术员,也曾在施乐当构造师,也想干用 IBM 电脑调度火车的工作。

但还是那句话,迈克菲被爸爸的影响,性格怪癖,他早上嗑完摇头丸还跑去上班调度火车。当他感觉摇头丸不够尽兴的时候,又开始尝试一种叫做 DMT 的致幻剂,结果差点结束我们的生命。不只这样,他还顺便干起了贩毒的勾当。

和毒品沾上边的迈克菲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 Loser,多次由于吸毒而被公司开除,也常常和其他人发生冲突,最惨的一次,被毒枭暴打,险些失去生殖能力。

38 岁的他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一直在过着一个 Loser 般的生活,他决定痛改前非,活出一个新自我。

他花了 4 年时间戒掉了毒瘾,还坐进了当时全美最大的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企业的实验室里。但对于迈克菲来讲,这还远远达不到心目中生活赢家的目的。

——迈克菲twitter发文

这与他早年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成功创办杀毒软件公司,使得他的净资产增长到1亿USD,他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甚至拥有一座价值500万USD的豪宅,天天与7位佳丽共眠。

依据多家外媒报道,当地时间6月23日,全球知名杀毒软件McAfee的开创者约翰·迈克菲(John McAfee)被发现死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监狱牢房中。依据律师向路透社透露的消息,迈克菲的死亡缘由为上吊自杀。

自此,这位杀毒传奇、数字货币推进者就此陨落。

过去叱嗟风云的人物,最后由于逃税和BTC诈骗等嫌疑而惨淡结束,也是一声叹息。

对于世界就是这样,甭管你过去作出多少贡献,是什么之父,都不足以抵偿当下的问题。

之前的贡献,社会已经用各种方法回报了,名或利,无论是超值还是等值或贬值,都是回报了。

而新的过错,依旧要付出代价,而且是在过去光环的照耀下,再一次被万众瞩目,只是负面的。

时间回到2019年,依据当时法新社的报道,时年74随的迈克菲身着短袖短裤、头戴墨镜,在我们的白色邮轮上宣布:自己要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最近的目的是取得自由党候选人的资格。

当他发布twitter时,大家才了解了这位8年没交税的人的意图:"无人会选我当总统,我也不想当,但,我要谈论数字货币,我有权谈这个问题",原来,他的本意是借参选总统来竞价数字货币。

悉数这位传奇人物的一生,有创建McAfee杀毒软件企业的成功的励志,也涉及各种罪行的指控。其更像是现实版的"绝命毒师"。BBC评价他:"这是一个科技界的富翁,一个性格古怪的美国人,杀人犯、毒品,他的故事几乎拥有了所有动人心选的元素"。

杀毒传奇的陨落

2020年十月,75岁的迈克菲被捕入狱。有一连串针对迈克菲的指控,包括他在2014年至2018年逃税。除此之外,迈克菲还涉嫌数字货币诈骗。2020年十月,美国证券买卖委员指控迈克菲在未告知公众是广告宣传的首要条件下,收费在社交媒体上宣传数字货币买卖。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表示,迈克菲表面上假装独立、公众,但实质因此获利超越2300万USD。

这位老人在狱中的生活好像是一种沉思:

"我可以看到监狱院子高大的混凝土墙上面有一小片天空。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墙壁好像框定了深蓝色的天空和飘过天空的蓬松的云。它把这扇小小的天窗变成了一颗异常漂亮的宝石。"

果然事情有了转机。

1986 年,拷贝软件的风气十分风靡,这让经营个人电脑的商店的巴斯特(Basit)和阿姆捷特(Amjad)十分不爽,为此,他们写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电脑病毒「C-BR人工智能N」来阻止其他人拷贝他们的软件。

这时,已经 41 岁的迈克菲偶然看到关于「C-BR人工智能N」肆虐美国的报道,机会真是说来就来,迈克菲眼珠子一动,嗅到了商业机会。迈克菲过去可是 NASA 的技术员,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他就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款反病毒软件,并以我们的名字命名——McAfee。

然而 McAfee 除去可观的安装量,并没给迈克菲带来事实上的收益。迈克菲意识到,只有大公司也用上了他的反病毒软件,他才能赚大钱。

于是,迈克菲开始大肆渲染电脑病毒的害处,到处上电视节目声称不少公司已经由于电脑病毒而「濒临破产」,还煞有其事地声称有一款叫「米开朗基罗」的病毒马上摧毁全世界的 500 多万电脑。

这还不过瘾,迈克菲还专门写了一本叫《电脑病毒、蠕虫、数据诈骗、程序杀手和其他威胁》的书来加深大伙对电脑病毒的恐惧。但其实当时的「C-BR人工智能N」还没这么大的杀伤力。

事实证明,这种容易暴力的宣传很有效。

短短两个月,McAfee 的销量就疯涨了 10 倍,半年时间,迈克菲的公司收益就涨了 50 倍,全球 100 强的企业中,有超越一半都在用他的反病毒软件。

不到 4 年时间,迈克菲就从一个 Loser 一跃成为身价1亿USD的霸道总裁。

2010年,迈克菲以76亿USD的价格,将McAfee公司供应给了英特尔。

涉嫌杀害邻居,逃亡堪比大片

功成名就的迈克菲决定身退,选择在中美洲的一个小国伯利兹享受我们的退休生活。

2012年11月14日,迈克菲成为中美洲小国伯利兹警方的通缉犯。依据伯利兹警方打击黑社会部门负责人介绍,迈克菲涉嫌杀害美国移民格里高利·法尔,后者在我们的家里遭到枪杀。

法尔是迈克菲的邻居,现年52岁,与迈克菲一样,法尔也是从美国移民到伯利兹来的。当地居民透露,法尔是一位非常受青睐的建筑工人,而他与迈克菲之间积怨已久。警方透露,法尔被发现时仰面躺在血泊中,头部后方有一个枪击留下的弹孔。现场还发现了一枚9毫米卢格尔手枪的弹壳。

据了解,迈克菲在其临海的家里养着一群恶犬,并藏有很多非法武器及弹药。迈克菲承认他的邻居法尔曾因对这部分恶犬不满而致使双方发生过冲突,但他不承认他杀害了法尔。

“真是难受极了。”他在同意《连线》杂志记者采访时不承认自己是凶手,“我什么都不知晓,我只听到他被枪击了。”迈克菲还补充说,他担忧枪击法尔的人也会向他开枪。“我以为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只不过错把法尔当成了我。他们找错了房屋。法尔去世了,他们杀了他,这吓得我跑了出来。”

伯利兹警方随后搜查迈克菲的住所,并没收了一些武器,他们觉得迈克菲是法尔被害一案中的最重要嫌疑人。但在迈克菲看来,这只是一个借口,他拒绝和这个国家的任何警方交流。他说:“任何状况下我都不愿与这个国家的警方对话,你可以说我是妄想狂,但他们会杀了我,这毫无疑问。几个月以来,他们一直想逮捕我,他们想要让我闭嘴。总理不喜欢我,我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迈克菲看来,他成为嫌疑人不过是由于自己没向某些政治组织捐款,他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他在个人博客中提出悬赏,探寻谋杀案的真的凶手,期望证明我们的清白。

在同意美国媒体采访的时候,迈克菲也表示,假如自己被警方抓获,必死无疑,因此决定开始逃亡生活。

对数字货币"情有独钟"

BTC等数字货币在早年间,是暗网买卖的主要流通货币,作为技术员的迈克菲也是BTC的早期用户之一。

生活中的流亡生活让迈克菲对政府绝望,迈克菲直言:"政府控制和调节着大家日常各种与个人利益有关的细微的事情"。这也是迈克菲一直以来对数字货币情有独钟是什么原因。

过去在小岛上生活的他一度破产,不过接触了数字货币后,他的事业迎来了第二春。

2014年,迈克菲由于不喜欢遭到控制,为了抵制智能手机,而创办了一家反特务软件公司D-Vasive。该公司于2016年被MGT资本公司回收,随后宣布让迈克菲担任CEO,MGT资本企业的股价随即保障了500%。

可能正是由于他拥有强大的影响力,此后也一直在为数字货币站台。2017年,迈克菲甚至在我们的twitter以10.5万USD的价格供应数字货币项目的站台广告。

其影响力远不输于今年的埃隆马斯克。迈克菲在2017年为SAFEX收费站台,发布twitter后,项目代币的价格暴涨一倍;而后来为BURST站台后,代币一度得到350%的惊天涨幅。

他甚至在2017年预测BTC的价格会涨10倍,在2020年会涨到100万一枚,假如涨不到,他就会.......

直播逃亡经历

他开了一个名为Whoismcafee的博客,专门记录他逃跑的时间、媒体对他的描述与伯利兹警方的“骚扰”。

迈克菲潜逃的时间越久,警方的怀疑就越多。他不知晓这场好戏会以何种方法扫尾。“我没水晶球预测将来,我将继续战斗,直到一些事情发生改变。我也不会停止抗争,我更不会终止博客。”

对于这名软件安全大亨来讲,故事的结局只有两种。要么他被捕,要么他逃离腐败的政府。

他声称他通过乔装打扮来隐藏自己,并暗中察看警察搜查他的房间。但迈克菲这部分显然有恶作剧成分的行为,非常难被人分辨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迈克菲甚至一度更新自己博客的内容,展示他为了隐藏自己行踪而在墨西哥精心设计的计划策略。

迈克菲在博客中写道:“在墨西哥的那个麦克菲因预先计划不妥而被捕,他不过是一个持朝鲜护照的、与我同名的人。”他说,“但因为警方的忽略,他被从监狱中赶了出来。如此一来他没达到想帮我逃脱的目的。”

随后,他正式需要从伯利兹进入邻国危地马拉寻求政治庇护。“是的,我想澄清的是,我寻求避难不是由于我有谋杀罪,而是由于我目前遭到当地政府迫害。”迈克菲就他的寻求庇护向美联社作出如此的讲解。

伯利兹警方不承认他们迫害迈克菲并称没发出拘捕令逮捕他的原因。伯利兹总理甚至对迈克菲的精神状况提出质疑。迈克菲的正常行动旅游本不会遭到任何限制,所以他们对于迈克菲提出寻求在危地马拉避难是什么原因尚不了解。

迈克菲没详细介绍他如何从伯利兹城进入危地马拉。他过去说他本来计划去美国,不筹备离开伯利兹去危地马拉,但他觉得在美国很不妥,所以最后还是选择离开。

不过非常快,就在他声称要寻求政治避难数小时之后,这名软件大亨被危地马拉警方以非法入境罪名逮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