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之分叉记动态

/ 发布时间 / 2021-07-20
以太猎猎大王旗,DAO亦有盗蚁蛀堤。...

只好勉为其难说点疯话:

话说这BTC,是数字币的魁首,区块链的祖宗。创世以来,几年草莽,终于成为全世界没办法无视的存在,价格也从几年前的一万个币一个饼,到了今天的一币600刀。BTC在全球,在咱大清,都有拥趸无数,有些人手握几万币,号称首富;有些人言必称信仰,仰望星空。喜欢BTC的人太多,有人自称神教,有人自称韭菜。他们到底在喜欢什么,没办法以偏概全,就连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断言,说书人也不敢下。这币圈从来喧闹,大伙几乎没不撕的话题。

但有一种声音,好像占据了主流。常常听见如此的说辞:”BTC系统平稳运行了7年多,体现了强大的稳定性,没出现过分叉。BTC的进步不能离开社区的共识。分叉会对社区和BTC的进步导致紧急的伤害……”概要来讲无非是:不分叉非常牛逼、不分叉非常重要、社区要竭力防止分叉。

实不相瞒,作为一个精神有的分裂的说书人,在某些场所我也会臭不要脸的如此说。但我知晓,非常大一部分如此说的人都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糊涂蛋。他们既不会共识,也不会分叉。他们以为BTC有一个强大的共识机制,因此BTC社区的人也会有一个强大的共识机制;以为BTC可以让素不相识的人对一条买卖的状况达成唯一共识,因此BTC社区互相陌生的人也可以对BTC的进步达成唯一的共识。Naïve,脑子瓦特了。关于共识的迷思,不是本文的重点,且按下不表。

以上就是BTC不分叉的故事。

讲完上面两段,说书的还想说一嘴角逐币。

列位,停下来想一想,角逐币本质上是什么?

自BTC诞生以来,模仿BTC的,革新区块链的,实验新的共识机制的,各种各样的实验层出穷,数目以百计。但币圈的人从来没怕过,他们一直论证一下BTC的各种优势,回望一下领先的距离,然后继续大碗喝酒大嘴撸串。

我要说角逐币本质上这就是对BTC的一条条硬分叉。听起来可新鲜?

BTC达成一种去中心化的价值传递,在这一点上,角逐币和BTC没根本有什么区别。然而名字不同称呼各异,只是由于不同。无论是容易到出块时间不同,还是共识机制不同,还是系统要承担的定位不同。总归是不同。

币圈的人从来不怕角逐币,倒是对BTC的分叉怕得非常。想一想缘由也不复杂。角逐币不会直接影响BTC的价格,所以他们不会担忧。这个龟兔赛跑的故事更不是今天的主题,还是按下不表。可是BTC的分叉必然会给BTC的价格带来巨大波动,前车后辙,ETH珠玉在前,这是最明显不过的预期。所以他们就担忧了,一直在说不需不需要。一个新生事物,十年的历史还没,就学着贵国来维稳,这个让说书的恨铁不成钢!

BTC社区变大了,大家的追求不同,执念不同,对BTC的期许也不同,强行绑在一块同床异梦,所谓南辕北辙,所谓缘木求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说书的还没有见过不分叉的开源社区。有分叉才有选择,有选择才是市场经济嘛。

“BTC是个货币系统,和普通的开源社区有本质有什么区别,分叉了就失败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就连这区块链,也隐隐要分叉出一个币圈,一个链圈呢。去中心化是让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看官可别会错了意。结果从来不是最高的价值。

咱还说分叉的故事。

江湖上这个传闻,说BTC从来不曾分过叉。大概是事实。在这几年的进步中,假如说,BTC有过价格接近分叉的时刻,那是危言耸听了。但又那样几回,说是闹了点小危机,却是事实。

头一个,2013年3月,BTCCore开发组发布了一个有问题的版本0.8,新旧版本出现冲突,BTC就分叉了二十几个区块,然后,大伙非常有默契的退回了0.7。BTC没分叉。

第二个,2014年初,BTC矿池Ghash.io的算力浩浩荡荡的逼近50%,这使得理论上G池将会拥有攻击系统的能力。然后G池表态不期望算力继续上升,矿工也自发撤出。系统安全,自然也没分叉。

第三个,2021年7月,国内的几个矿池连续挖出了5个低版本区块,海外矿池没承认。这几乎会导致事实上的分叉,然后他们最后集体放弃了这几个块。BTC还是没分叉。

BTC果然不曾分过叉。可你要说这是由于系统的魔力使每一个人都以顾全不分叉这个大局为最高原则。说书人还是感觉,pardon?

躲得过初中一年级躲不过十五,扩容这件事,依说书人来看,不分叉是没个了局了。

扩容是如何个事儿呢?大家还要追根溯个源:

这BTC,是去中心化的,是开源的。可软件不会凭空诞生,系统也不会自动更新。中本聪已然神隐,那BTC软件版本的更新,是如何完成的呢?说书的给你捋一捋:本聪开源,比特创世,这个时候中本聪学会着代码写入的权力,这是一代;教主神隐,传坐落于加文(Gavin Andresen),这是二代;加文不想一人独荷大任,寻了几人入阁拜相,这便是BTCCore小组,说起来,已经是是三代了。虽然Core是这个没官方的系统里最接近官方的存在,但不少不少译书匠把Core的人直接翻译成BTC核心开发者,还是使不少中文读者理解错了意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斗争,加文后来被逼辞了首辅的故事跟本文关系不大大家按下不表。单说这BTC,常有人讲一些比特神教、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昏话。可是跟着高潮容易,做些实事却难。远的不说,这又臭又长的扩容之争就是个例子。现在的BTC系统,每秒只能处置3笔买卖,这个数已经达到了,要继续进步,就得想方法升级。如何升级呢?Core有我们的计划,加文有我们的计划,矿工有我们的立场,用户没我们的喇叭。谈谈谈,谈不拢,会会会,无卵用。有的开发者组织了新的团队,叫Classic,叫XT,叫Unlimited。庙小妖风大,哪个也不服哪个。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就好比,同福客栈招待了3位客人,这就住不下了。客栈要进步,佟掌柜说,大家应该盘下对面的面馆;吕秀才说,给客房打个隔断也可以;白展堂说,让出价高的客人住,那些出不起价钱的去青旅好了。于是争吵不休,十年了武林外传也没拍续集。

对圈外做宣讲的时候,每当有人问起,你对扩容如何看,你支持Core还是Classic,扩容的事如何解决?几乎所有些嘉宾都会说,社区不可以分裂,扩容问题的解决要靠社区的共识,巴拉巴拉。shit!shame!

在ETH分叉之前,大多数人受够了漫长的逼逼,心里在想,Core开发者真是傲慢,如果真分叉了,我是支持Core呢,还是支持Classic?然后,ETH就分叉给你看了,一方面以太币价格大幅回落,一方面ETC伤而不死。ETH是货真价实的分裂了。BTC社区的生活怕BTC也分了叉,自己手里的资产打了折,一面看ETH的笑话,一面心里暗自庆幸,一面对着傲慢的Core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大伙都把头埋在沙子里,仿佛危机就没有。

以太猎猎大王旗,DAO亦有盗蚁蛀堤。

V神有心还无力,江湖路远会难期。

上面四句诗,讲的是区块链范围的新贵——ETH近期分叉的事。话说自2008年中本聪创造BTC以来,大多数人遭到了BTC的启发的勉励,试图发扬光大区块链技术,让它能更多的事情,其中就有如此一位少年:

生于莫斯科,长于加拿大,
3月通中文,IQ一百八。
进是演说家,退可码代码。
以太开创者,神童就是他。

这位少年,叫做Vitalik Buterin,简短唤作小V。虽然叫小V,那可是区块链行业里的大V了。2021年夏季的时候,ETH(以太坊,以太币)团队众筹了3万余枚BTC投入开发。话说币圈的钱这么容易筹,也刺激了一大量人,搞个项目便开始ICO,此风时尚到今天。这事与今天要说的主题无关,大家就此截住。

单说这ETH,发布之后倒也不负众望,ETH价格从几元钱一路上升到一百多块钱,搞得好多韭菜 改变了信仰。那位要问了,这ETH又是什么,和BTC是否一样?据ETH团队的说法,ETH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发平台,大伙可以在上面码我们的应用、智能合约等等,而ETH,就是这个系统运转必不可少的燃料(gas)。那位说了,这说书的不讲人话,该打。哎,这么滴,你就理解成任何一种游戏里的金币,或者任何一种数字虚拟货币,虽然有差错,从买卖的角度看也没错的特别多。

既然这ETH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发平台,那就有人在上面码我们的合约、推我们的项目了。其中就有一个众筹项目叫做DAO,吸引了一大量资金投入人(韭菜)的参与,咣咣咣往里面砸ETH啊,截止2021年6月,募筹资金超越1.6亿USD。据了解成了史上最大的众筹项目。之后,简短截说,有黑客发现了DAO 的漏洞,借助这个漏洞盗走了价值数千万USD的ETH。所谓DAO亦有盗,说的就是这件事。

这一下炸了锅,有人支持开发团队进行区块回滚,说这么明显的偷窃都不纠正,难道区块链的世界是默认盗匪横行的?有人反对干预,说代码即是法律,再说DAO的漏洞又不是ETH本身的漏洞,不可更改才是区块链最大的价值。

经过一番运作,ETH于2021年7月20日推行了分叉,然而出于所有人预料的是,反对分叉的那一支,并没如期变成死链,反而活了下来,自称ETH经典版(以太坊 Classic,ETC)。眼下ETH以太币的价格稳定在八九十块钱,比之前可谓大有折损;ETC的价格则停留在八九块钱。ETC有粉,有算力,有交易平台买卖,于是就有了各种猜测和阴谋论,逼的小V站出来表态:“洒家百分之百不是脚踏两只船”。

然而这也没什么卵用,ETH分叉成两头蛇,这已经是没办法留住的事实。大概也是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吧。

上面讲了一段ETH有分叉的故事。下面再讲一段BTC没分叉的故事。

说书的在这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有”的故事好讲,“没”的故事你要从何说?

正所谓:

东府分家打破头,西府庭院高门楼。
大红灯笼高高挂,庭院深深暗涌流。
以太分叉非笑柄,自封一流足可羞。
去中心化为什么事?一生所爱是自由。

Ps:1,写本文出发点是圈内人圈外人都能看,这个目的怕是没达到;2,文中牵扯到好几个话题都只能草草带过,看来将来要勤奋点多写点了。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1